久違的島國夏日終究在我不情不願的蹉跎中到來,吹著睽違兩年半的夏日晚風,一邊一如既往地感慨時間的流逝,一邊思索最近對生活的體悟。累是累斃了,公司的事,工作室的事,藝術創作的事,三方夾擊,每一項都同時有著長期與短程的準備工作,事情很多時間很少,只覺得每件事都處理得不甚理想,不然就是必須在不甚理想的情況下去處理;疲於奔命之餘,總覺得沒人滿意或理解自己在做的事,更談不上什麼優越的表現了。「有人說每個人的生命都是單獨進行,不用跟別人比,只要跟自己比就好了」只是這樣一比,覺得自己真是爛透了。

        接了公司的總務,人生第一次在實質意義上地畏懼/厭惡颱風的到來;高中母校找我回去演講,即將面對一群與自己過去一樣被成績壓得喘不過去的莘莘學子,我想不出一個不浮誇又能吸印他們的講題;聽起來很刺激的衝浪婚紗案,卻面臨了個人泳技不佳的瓶頸,這次大概是真的要在全然未知的狀況下臨場操作了吧;五月的小聯展目前看來一樣百廢待舉,秋季要完成的創作計劃目前都還只在腦中構思,與朋友約定的短片拍攝計劃彷彿落入黑洞邊際的時間停止區一樣,至今停滯不前。

        幸運如我,創作也從來不是件容易的事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刺蝟 的頭像
刺蝟

Be Water, My Friend

刺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