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DSC0057.jpg    

 

 

有時候回首過往

會被曾經的不成熟給震驚地說不出話來

最近開始整理以前拍的照片

突然發現那時候的自己好陌生

"看一張照片可以看出拍攝者大概是什麼樣的人"

這句話還真是所言不假

至少現在的我已經不是這樣看世界了

過去或許生澀而不夠完整

但卻比現在要來得更真誠透明

反觀現在的照片雖然不再烏漆麻黑地暗成一片

但卻也少了股過往的情緒就是了

 

這段話的用意

我想應該不是要宣誓自己的攝影魂已死

或是自己已經被世俗觀感給同化了

這樣糟糕的狀態

只是陳述一樣自己的發現而已

雖然多少有點錯愕

錯愕於發現自己這樣的轉變

但也還說不上是件絕對的壞事吧

或許我太習慣將自己所身處的環境從靜態的角度觀看

以至於忘了現實其實是種流動狀態的現像

如果想將舊有的認知套進不時變動的當下

大概會過得很挫敗吧

 

所以我最近的確頗有這樣的感覺

對執行一件事的執著並不是我人格特質中很大的問題

較令人困擾的反而是"能和某某人一起進行"這樣的期望

或許

人類強烈的群居性以及個體差異的存在是這些困擾的源頭也不一定

我並不排斥孤單或是群體的相處模式

尷尬的是人往往會表裡不一地聚在一團

與勵志故事或理想國中所描述的不一樣

但卻是現實

人們很少為了與自身利益無關的因素而群聚

但為了鞏固這樣的關係卻會說出言不由衷卻冠冕堂皇的話語

而我又總是天真到會把它們信以為真

 

 可能也是我太少與人互動的關係

所以有時候會用一種進度表的方式來看待這件事

但人生起起落落

彼此的認知也鮮少一致

所以將自己所看到的狀態"存檔"後

過一陣子又會被與先前不符的情形嚇一大跳

大概是這樣吧

其實我覺得自己無憂無慮的學生時代早就過了(小六?)

但在最後的一段時間總會希望能跟朋友一起盡情地做些什麼

總好過往後回首卻發現一切就像一張白紙

連最後一餐吃的是什麼都不知道

宴席就散了

不過好像只有我有這樣的體認就是了

國小像一張有著零星塗鴉的練習紙

國中是張填滿數字的成績單

高中則是一疊連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的雜物

也因為這樣

台灣很盛行的青春戀愛劇情對我而言完全沒辦法產生共鳴

或許我過去真的是渾沌度日也不一定

畢竟書可以重讀人生不能重來

但至少大學不要也是這麼徹底地一片空白吧?

 

所謂的變化除了重大事件

或許更多的成因是由細小的事物所堆疊起來的吧

早上起床時突然發現自己牽動了某條不曾注意到的肌腱

洗澡刮鬍刀時發現鬍鬚的範圍又向外擴張了一點

回家吃晚飯時發現雙親的皺紋變得更深了

在電話中得知大姐去印度出差才發現從小親近的家人已經出社會了

當聊天時發現朋友之間的談話與自身沒有任何共通性

看著以前的通訊錄發現自己連當年的一號是誰都忘了

收到同學會的通知才發現自己其實不怎麼想露面

無意瞥見教室外的推甄試場告示才發現自己又老了一歲

諸如此類

不大不小不太引人注意的瑣事

但細細品味又會發現它們意味深遠

 

 

 

 

 

我對網路一向沒有太大的意見

尤其是自身原本就有在使用的那部份

但MSN所帶來的種種不快實在令人厭煩

有時候不禁會抱怨大家一進入網路就無禮得匪夷所思

什麼家教禮節都丟進垃圾桶了

而網誌這樣矛盾的存在也常造成自己激怒自己的愚蠢結果

就像我認為拍照不可能真的把一個人的靈魂拍出來一樣

單看文字不可能讓你完全地瞭解一個人

身邊的人有時候會以某些我無法理解的話句問候我

而我還得稍加思索才理解到他/她或許是看了我的網誌才認為我正處於那樣的狀態

或者

會遇到旁人事先解讀我的文字後

再以那樣的預設立場來與我對話

他表現得好像很瞭解你

但卻再再於話語之間與你的想法產生偏差

這是一種很令人不快的經驗

而我有點好奇不知何時才能停止遇到這樣的問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刺蝟 的頭像
刺蝟

Be Water, My Friend

刺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