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一直催我畫裸女圖

不巧我在總圖找文字學的書找到虛脫

所以決定先補個眠

鬧鐘定在3:45

結果兩點多就醒了

跑去冷颼颼的seven買了麵包加米漿

吃起來普普通通

回到房間勉強逼自己動筆

......

天知道我根本沒畫過這種東西

一個小時後只交出一張半人不鬼的玩意兒



機機歪歪的黃土高原

一整天都是沙塵暴的畫面

早上門口的休旅車還算乾淨

晚上已經變土黃色了

本來想賞個滿月的啊...

這種鬼天氣

想拍照要先冒相機爆掉的危險

中共快做做水土保持吧!





攝影社有個女生推薦我一本書

村上龍的"接近無限透明的藍"

之前在MASA服務學習先看了電影故事集

感覺蠻神奇的風格

雖然不知道村上龍是誰

但希望這本書有比200元更多的價值

市面上真的太多芭樂書了





想想自己對他人的不滿

卻總可以在自己身上發現差不多的行為

感覺很需要修身養性

面對無數個不解

我只想過得輕鬆一點

拿得起

也要放得下









文字學今天發考卷

that's cool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刺蝟 的頭像
刺蝟

Be Water, My Friend

刺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